观看记录
  • 我的观影记录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导演:
编剧:
上映:
2019-12-28
片长:
73分钟
更新:
2022-09-21 23:05:02
状态:
HD
豆瓣:8.6分
简介:

该剧根据芥川龙之介的《上海游记》改编。影片讲述100多年前,作为《大阪每日新闻》记者的芥川龙之介来到上海的所见所闻。

选集播放

选择播放源
多乐1

剧情简介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电影由加藤拓执导,芥川龙之介编剧,松田龙平,冈部崇,中村友理,奈绪,金主演的剧情,传记,电影。 该片讲述了:该剧根据芥川龙之介的《上海游记》改编。影片讲述100多年前,作为《大阪每日新闻》记者的芥川龙之介来到上海的所见所闻。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别名:AStrangerinShanghai。 又名:ストレンジャー~上海の芥川龍之介~,该片于2019-12-28上映,制片国家/地区为日本。该片时长共73分钟,语言对白日语,最新状态HD。该片评分8.6分,评分人数14363人。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主演明星

演员
金世佳
金世佳
演员
松田龙平
松田龙平
日本演员
中村友理
中村友理
演员
奈绪
奈绪
演员
冈部崇
冈部崇
演员,其它
任洛敏
任洛敏

长影评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人世的Stranger:来自一百年后的凝望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仅个人观点,可能有偏颇之处,请见谅)

(以及,此篇观后感里完全是在说故事本身,对于演员如何演技如何之类的基本是啥都没说……大概就是个“小孩子气的学校观后感作业”的感觉。)

  在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的起始点,透过电子屏幕信号我欣赏了这部故事背景位于近一百年前的作品。

  说来很巧(甚至巧到有些吊诡)的是,16年底开始稍成片段地阅读日本近代文学那会儿,可能是在众多pdf文件中那个标题实在是很让人产生好奇心的缘故,对于那位大正时期鬼才,自己最早看的就是他的那个游记系列。当然,游记的阅读过程是颇有些趣味的体验。看着心思纤细而不乏人格魅力小说家先生在文档里讲各种旅途见闻,屏幕这边的小读者有时会为突发情况中的他捏一把汗,有时会对他吐槽的样子笑出声,有时也会苦笑一下——毕竟他游览的国度,那个当时处于时代深渊边缘的国度——是百年后小读者自身的家乡。

  虽对其稍有心情复杂之处,总体而言《中国游记》还是自己较为喜欢的作品,因为它除去从一个侧面展示了特定时代特定地理坐标的剪影外,更从一个侧面展示了不同于小说作者那样单纯作为“讲故事者”的作者本人。

  那么接下来言归正传。

  说起来这部短剧,开场按《中国游记》引入故事的样子没有带来意外感,却在随后的展开里呈现出预料之外的场面。

  简而言之就是游记之外两篇小说作品在片中与游记的融合。

  《火神阿耆尼》是分为几段融在故事里的。芥川偶然看到了窗口的小女孩,于是产生了脑洞的发端;参与了一场占卜游戏,于是产生了脑洞的详细设定;了解那位少年的身世,于是有了脑洞的高潮冲突部分;最后得知少年的逝去,于是脑内故事也到了死结的尽头。

  《湖南的扇子》则是被重构后加在叙事流程里的。染血的饼干这个意象,在片中不再是原作那种令人悚然的含义,而在被赋予了不同情感后变成了既包蕴着角色胸中热忱又近乎宗教圣餐场面的存在。

  将这两个故事与游记主线串在一起的线,就是名为“露露”的原创角色。

  出身书香世家,口不能言却写得一手好字,由于世事弄人而流落烟花之地的苍白清秀的少年,在暗涌的时代乱流当中遇上了那位来自东国的作家。作家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少年人独有的纯粹,也看到了目光投映出的不安与迷茫。他怜悯对方的经历,在幻想中想要像英雄故事的主角那样救对方于水火,现实中则在极为有限的交流时间里试图像师长般劝他读书、劝他远离不良嗜好、劝他走出自己的道路。然而那种一厢情愿的浪漫主义浪花,很快便理所当然般地被激流吞噬净尽。少年在一场混乱中殒命,血泊中是最后也未瞑目的脸。饼干染上他的血,静默中被烟花场的众人吞下,也被错愕的作家吞下。

  虽然游记原有叙事中芥川拜访的知名人物也登场在故事当中,但在不幸少年的故事之下,他们几乎成了低声部的和声底色。或是悲观,或是遁世,或是追寻一线光明……作家的身影一一经过他们面前,然后消失在街市的叫卖声和戏台的锣鼓声里。

  名伶绿牡丹作为“市井”的一部分,在片中前后两次出场。刚刚来到上海不久的芥川,在戏院体会到的是莫名的吵闹感,赠予戏台演员的花朵也仅是象征性的礼物;而会面过诸多人物并被烟花少年之死撼动内心的芥川,在那吵闹中体会到的却是难得的慰藉感。他曾学着接待者那样对死缠烂打的卖花人说“不要”,最后却对卖花的小孩子表示“全要”,并将那一大捧花送给了伶人。伶人在接过花后不雅的举止,如果是初来此地的作家先生或许会被吓一跳,而此刻他全然不显惊愕,因为先前已有些事情远比此令他精神受冲击得多。

  “好!”他坐在靠近戏台正中央的座位上,泪水盈眶,鼓着掌这样喊着。

  市井伶人、各方名士、落难少年……好像还忘了什么。

  是的,烟花场所的女子。她们在这个故事里也占有一席之地。其中较年长的那位被小说家的梦捕获,成为了火神故事中的妖婆反派;较年轻的则承担起“南国美人”的名号,成为了他记忆里诸多异国元素的一块拼图;当中某位身世特别的,则成了湖南扇子剧情线的关键引导者。不知是主动请求还是友人之意,小说家与名号为玉兰的女子共枕一晚——这一晚,火神故事的梦境达到了全篇最为不可思议的位置:一位外国军官在梦境里向妖婆询问太平洋对面的国家与日本发生战争的时间,附身于少女的火神则逐字给出了太平洋战争的对应年份数字。

  小说家热爱着艺术,并在多数情况下竭力地回避着世相变化的事情,可是那一晚,那看起来似乎应该是温存堕落的一晚,闯入他梦境的,是超过他所能知晓的未来。

  他是上海的stranger,是中国的stranger,是昭和年代的stranger,某种程度上也是人间种种琐细世态人情的stranger。被肉体和精神的撕扯所苦而留下罪孽的他,逃避着某位女子而渡海远行,可是他终究无法从自己所处的世相中逃开,也无法从自身的存在中逃开。他在少年的瞳中看到自己,感知到某种共鸣,然而少年的占卜却毫不留情地告诉他那些他想从中逃离的存在“至死也不会与他分离”。

  于是,在数年后意念的力量与一切生活欲求耗尽的时候,他唯有怅然地为名为“人生”的战斗画上句点。

  这就是《上海的陌生人》的故事,是与《中国游记》不尽相同却在意外角度上带来动容的故事。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短影评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