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 我的观影记录
赛德克·巴莱(下):彩虹桥

赛德克·巴莱(下):彩虹桥

导演:
编剧:
上映:
2011-09-30
片长:
132分钟
更新:
2022-09-22 10:02:02
状态:
正片
豆瓣:8.8分
简介:

莫那鲁道(林庆台饰)率领族人在公学斩杀异族血祭祖灵后,拥有了通过彩虹桥的资格,剩下来的,就是在英勇战斗后从容赴死。在日本方面,雾社的消息很快传达各处,陆军少将镰田弥彦率军队与警察组成的联合部队,迅速发起讨伐。马赫坡等社分头行动,利用地形优势和灵活战术给予日军先头部队重大杀伤。山地警小岛(安藤政信饰)利用个人威望和部族矛盾成功劝说铁木瓦力斯(马志翔饰)连同部落加入日军阵营,协助围攻莫那鲁道。在开战初期,随部落向密林转移的妇孺为了不拖累战士们,纷纷自尽,在矛盾中痛苦的一郎亦选择了切腹。镰田弥彦对部队的缓慢推进大为光火,不惜使用糜烂性炸弹对付赛德克人。满山火光中,莫那鲁道迎来了最后决战的时刻……

选集播放

选择播放源
多乐1
天空1

剧情简介

《赛德克·巴莱(下):彩虹桥》电影由魏德圣执导,魏德圣编剧,马志翔,徐若瑄VivianHsu,温主演的剧情,历史,战争,电影。 该片讲述了:莫那鲁道(林庆台饰)率领族人在公学斩杀异族血祭祖灵后,拥有了通过彩虹桥的资格,剩下来的,就是在英勇战斗后从容赴死。在日本方面,雾社的消息很快传达各处,陆军少将镰田弥彦率军队与警察组成的联合部队,迅速发起讨伐。马赫坡等社分头行动,利用地形优势和灵活战术给予日军先头部队重大杀伤。山地警小岛(安藤政信饰)利用个人威望和部族矛盾成功劝说铁木瓦力斯(马志翔饰)连同部落加入日军阵营,协助围攻莫那鲁道。在开战初期,随部落向密林转移的妇孺为了不拖累战士们,纷纷自尽,在矛盾中痛苦的一郎亦选择了切腹。镰田弥彦对部队的缓慢推进大为光火,不惜使用糜烂性炸弹对付赛德克人。满山火光中,莫那鲁道迎来了最后决战的时刻……

《赛德克·巴莱(下):彩虹桥》别名:真正的人,SeediqBale:TheRainbowWarriors。 又名: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该片于2011-09-30上映,制片国家/地区为中国台湾。该片时长共132分钟,语言对白日语,最新状态正片。该片评分8.8分,评分人数83919人。

赛德克·巴莱(下):彩虹桥

主演明星

歌手,演员
温岚
温岚
田中千绘
田中千绘
演员
安藤政信
安藤政信
演员
马志翔
马志翔
演员
林庆台
林庆台
演员
安藤政信
安藤政信
演员,歌手
徐诣帆
徐诣帆

长影评

《赛德克·巴莱(下):彩虹桥》- 请温柔的割下我的头



莫那鲁道还年轻,躲在山涧边伏击仇敌部落的青年,为的是猎取头颅,那是彼时泰雅人的成年礼。手臂铁一样,混着汗水,闪着油腻腻的光。腰间倏然抽出锋利的长刀,手起刀落,鲜血喷溅在屏幕。

此刻是香港的四点钟,周末,影院在尖沙咀某座商场的高层,一墙之隔是香港秋季的后半天。大楼里充盈着食客、买主,香水店里的气味落在人身上,无处摆脱。莫那鲁道的那一刀割开了两个世界,度周末的人们大约不知此刻头顶上杀戮的故事正在上演。

《赛德克•巴莱》要在香港电影节上映,早早托朋友买好票,规规矩矩等着。座位在第一排,一直须仰视。抬着头,呆呆的看杀人,五个多小时。先是部落人杀部落人,后是部落人杀日本人,后是日本人杀部落人。人杀人,人自杀。地球无非是屠场,此刻我们互相凝视,但没准千百年前祖先们兵刃相见。死人是不足为惧的,再过千百年,我们在干净的世界里和解,饶有兴致彼此表演。

年轻的莫那鲁道,导演真会选人,朋友说是找遍整个台湾才在马路边发现的:本职是卡车司机,还住在部落。桀骜不驯,满眼杀气,但干干净净,演得来猎杀,也懂得被日本人枪托打倒后的屈辱。老年后的莫那鲁道,演员是部落里的牧师,“总怀疑披风下面的那只手,随时会抽出刀来”。灵魂归属上帝,却本分的扮演嗜血的英雄,有一阵我出现幻觉,真以为他就是莫那鲁道,起义失败遁入深山,尸骨被发现时半边白骨半边风干,日本人把他的遗体挂出来展览,后又藏在台大的解剖室,前年才由族人扶灵归葬故土。

还有铁木瓦里斯,莫那达多,莫那巴索……亏魏得胜费心,攒的一帮男女老少,个个好看。

故事是雾社事件:甲午战争后日军割据台湾,侵入山地,费尽心机教化当地生番——现在的泰雅人,1930年代他们不堪羞辱,起义,失败,灭族。这是真事,有名有姓的人物记载可查,据说只添加了一个虚拟的少年。

反抗不难理解,但反抗的理由不容易想通。日本人来了,迅即以武力恐吓住了原住居民。男人们做伐木工人,女人们拉去陪酒。猎场毁弃了,曾经的英雄成了醉鬼。但也并不至于去死,日本人建了学校、医院、邮局、商店,所谓“现代化”了。莫那鲁道被船拉到日本,亲眼看见满街的人,声光化电,蛮横的武器。但最终却还是要反了,明知其后无非死路一条,不但自身性命难保,还连累着族人。

果真,三百起事的土著士兵全部战死或自尽。女人呢?早早的将还未成年的孩子仍下山崖或亲手扼死,然后集体投缳,为的是不给活着的战士添累赘。

电影里他们个个毫无悔意,连了结生命都井井有条,间或还唱着歌。眼睛里分明是前现代的不服气。那眼光并不陌生,如果有人见过失去草场的蒙古男人,哈萨克男人,见过拿救济金买醉的鄂伦春:那就是了。

现代人不明白,明明可以活,何必选择死?这问题也可以问问捡起石块掷向坦克的中东男孩。二十世纪的文明到底将野蛮打扫干净,以文明的旗帜,以野蛮的驱使。从此天地间光亮整洁,一尘不染,按时上班下班,闲暇娱乐购物。猎头不再有了,茹毛饮血不再有了,除非在博物馆:一步步排列着,领着你走到今天。

文明的人们没有不可失去的财产,房屋、钱财是身外之物,不中意可随时处理。有钱人可以买下岛屿,赤贫阶层也可以努力换部手机。活着的时候,有药品和仪器维持生存,死了堂堂正正盘踞一方木盒。生前有父母兄弟亲朋好友,其乐融融,如不是横遭不幸,大多数人都轮得上颐养天年,善始善终,不必费心外出狩猎,不必担心随时飞来一支竹矛贯穿心胸。

没人敢宣称那个野蛮的社会的美好。但我们没有祖灵之地,没有彩虹桥,没有传说中只为勇士赛德克巴莱开放的肥美猎场,我们颜面光洁,不再忍受皮肉之苦刺上图腾。死了有火葬,不必苦心寻找先人魂魄,我们无须天然的认可某位头领,无须从心底臣服于他统治丛林的本能,无须牢牢背诵创世传说。连带着,与四季无关,与水土无关,与躯体无关,从此无关。

更有甚之,从某一个时刻,死亡,甚至灭绝成为某种意识形态的私产。今天有人希望赎回自己粉碎的前世,以英雄的名义。

战友被子弹打穿面颊,十五岁的巴万抽刀切下他的头颅:即使我无法助你坚强且幸福的生,至少我可以送你去彩虹之桥,祖灵之地。用我的刀。

这片子的大陆版本也已上映,削剪得干干净净。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有人能好好观赏。我们都是赛德克巴莱的子孙,等着凭吊一个逝去的宇宙,等着莫那鲁道抽出他的快刀,温柔的割下我们的头颅。

这篇影评有剧透

赛德克·巴莱(下):彩虹桥

短影评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