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 我的观影记录
再次来寻我
导演:
首播:
2022-09-15
时长:
每集25分钟
更新:
2022-09-30 00:36:39
集数:
更新至第06集
豆瓣:7.4分
简介:

在宇回到曾经与初恋志勋相遇的303号房,这里即将被拆迁,他在房间里回忆和志勋的点点滴滴,突然被书桌上的电话所吸引,一拿起话筒听到的竟是志勋的声音!在房子主人的同意下,在宇带着电话离开了303室,在回家的途中他发现自己像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对面走来的竟是已消失已久的志勋…

选集播放

选择播放源
天空6

剧情简介

《再次来寻我》电视剧由李贤俊,文智勇,江宇正主演的爱情,同性,电视剧。该剧讲述了:在宇回到曾经与初恋志勋相遇的303号房,这里即将被拆迁,他在房间里回忆和志勋的点点滴滴,突然被书桌上的电话所吸引,一拿起话筒听到的竟是志勋的声音!在房子主人的同意下,在宇带着电话离开了303室,在回家的途中他发现自己像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对面走来的竟是已消失已久的志勋…

《再次来寻我》别名:ComeBackToMeAgain,再来找我。 又名:다시 나를 찾아와,该剧于2022-09-15在天空视频首播,制片国家/地区为韩国,该剧单集时长25分钟,总集数8集,语言对白韩语,最新状态更新至第06集。该剧评分7.4分,评分人数14人。

再次来寻我

长影评

《再次来寻我》- 他想那时张钧也在不在世上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一块青黑的海面,瞬间,花被散开了。

花瓣边上刻了点红,肥瓣子是白色。有红的轻,白的厚点就被海推,这一推,红的表面有的有珠,那是海的,但大多数就这么推开,和海平面互不相交,滑远了。

那是蔷薇,是种桃花?

俞杉也能听见种响声,那是从海深处,不是咕嘟一下冒出来,慢慢就像有人在摇撸。群花一把撒到海面,其实听不见让人沉痛的声音,更没有猛然撞击声,就是那种清飘飘,细雨忽地就落水面,像手抚摩的声音都没有。

以后就是哗——哗——哗——这一种声音。俞杉能问的,是殡仪人,但是这种时候,往往都张不开嘴,他想问,你们听见了没有。

他们一天里间歇的时间,也都在默默看海,再不就闲聊一聊,俞杉也在里边。

每天早晨,俞杉都能看见海上花,不是梦。他每天看一遍,有时是三遍以后,下床穿上他那双旧拖鞋,鞋上罩脚面花纹,勾穿了几个眼,他想着回岸一次买双就换,一过就是一年,他就穿着这鞋。

早上俞杉妻子来电话,往往出现在周二,在周末时再打一次。所有通话时间,总能控在10分钟,大约一分钟后,俞杉就可以不听,他都能背过。

老俞!我说,我再说一遍,你能不能……不为我想也得为儿子!他现在为你都不能找对象!这你知道厉害的么啊?

俞杉平静,一分钟后就不再说,下巴让它靠着听筒,他不离开,这是他妻子。表情平淡,完了,就挂上。看看门口摆的今天领带,黑色,领舌徽他再回忆一次,昨天晚上已刷净,洗完烘干后,用那个小的细白软毛刷,顺着纹路,把那段小绣理正。

绣标是串麦穗,两边向上,形成凤凰开翅状,新鲜的饱满的穗子,和生命一样,没有末端,总在开始。中间图案,俞杉乍来时,以为一个十字架,后来看是船锚,深的,定准,前头像矛的勾,对着麦子,和海面一样,最终包起矛。

领带边是制服,白衣黑裤,在肩章,船锚有了变化,镌在锚头的横轴下边,钉上段长轴,俞杉认为表示稳定。

没人能告诉他。

俞杉入这行早,这些年好过,老把些记忆搞混。没有伤害性,难得的休息日,看到些艰险,那时他小30。

俞杉是职业海葬师。

他在军队服役7年,退伍后待在大连,没离开生他的城,没有了出路。最初战友伸手,支持他搞海上旅游。俞杉听话,买下大船,做海钓。起初游客心胜,能到大海深处,这绝无仅有的天堂约会,她们发出喊叫,带回战利品——许多从不见的奇鱼异虾。

但是有些事就非常奇怪,游客渐渐却稀少了,俞杉等了几天,自己独个开起大船,比平常远千里码的海,他让船静止,关上大型马达。没有人间声音,他听到的,耳边呼啸就过,都是大海那边。

俞杉往海看,他往深瞧,没有区别,就是远走,也是块蓝。他以为就这样看深,不出声,会进入到种空境,他可能会听见鲸,来自大海深处,不,是最深处的叫声。

但是没有。

他盯这样的海,不止十次。有时他没了,他就是船,巅波摇晃里他注视这块蓝,想吐,并没有被震憾,更没有震惊,他想到了那些在后海喊叫的女人,她们看见这块蓝,是那样。如果这时他就这样,跟着船一起摇,忽高忽低,耳边传来声音,让他感觉水在天上,飘。他的脚底,不停的被一个鼓兽拱,上边所有的身子,有一个巨大的力,下压,使他不能动,两种压差继续让他感受,他这个人已经消失。

有时俞杉看着这块蓝,并也没继续看到一张巨大的脸,那时他刚看李安,亲身独个面对这种——蔚蓝的,壮阔的,让人时刻惊怕,无边无际的海,并没有离开你的亲人,她不会猛然出现。不会。

在这样的独行中,俞杉关掉所有的通讯工具,年轻妻子担心,他出海前说我能回来,其他一概不应。

没有人间的声音,俞杉不是刻意。俞杉为这只船投了整整100万。二十万,他的转业安置费,三十万,妻子做小生意的全部,剩下的50万,他感到特别特别愧疚。有时在看这块蓝,他想就像只鲸,越进去,和大海化为一块蓝,他只是瞬间,就待上一会就再出来,跑回人间,努力地还,他想到了把自个揉碎。

在这种单调日子中,除了静静的大海,就是那只发银光的船,生的意象,他只能往头顶看,那里是更广阔的天际,没有海鸥,几块云也非常奇怪,没在他出海日子出现。只有一天,船舱里突然有了只8脚蜘蛛。一股子猛浪喷翻进来,像筛子,他耳鸣了,只听见要地震,俞杉接着感到喉头那,吃了厚水,他要吐,船底在摇,他也害怕,但脚巴地,猛猛的,他手抓紧扶杆,和巨大的船一起晃,他感觉是他在拽这船,一耸一涌,浪退下去,船仍然巨烈的,摇——俞杉想到正在燃烧的烈火。突然间,毫无征兆,船静住,俞杉一直睁大眼睛,他十分后悔今天举动,在眼角挤出一个泪,他得甩没,一低头就看见那只蜘蛛,它跳着,不是走,一跳上了把杆,这是十几天来,惟一给他对视的生命。他耳边是平静波涛,大海又开始温柔,俞杉才蹲得下,那蜘蛛一忽就不见,等他站起来,他又看见,蜘蛛原来早绕到小舱门,像回头再看他一眼,俞杉醒过来它就跳着消失了。

回家后俞杉再没出海,妻子问他这几天把船开远做什么,他嗯。就说再看看老哥门。妻子问那就真再卖掉?俞杉哪有主意,嘴上答应也不答应。

俞杉接了个电话。

那是周六,俞杉一听,算老相识,海钓时他上过船,和他出海那天,俞杉记起来,没有女客。是民政局副局长,给俞杉指了条道——做海葬。俞杉当时感慰,连谢三成,说难得他还记住这个罪人,还有人来想着他。那边很认真,说老俞我这不是开玩笑,你也可能第一次听,但是这更不是发财之道,也应能救你一把。俞杉都记住。老局长说是大善事时,5楼窗外撞来只鹰,吓了俞杉,招呼老妻,俩人共同看清,一只迷路鹰,再看清就是只犀眼,接着转头飞走,像没有伤害,俞杉侧头看了看爱人。

第二天,俞杉就到大连最大码头,有一家在试点海葬业务。码长看着近海说,到今天是整整8个月,没有一条船接。俞杉看海,从鼻子里呼出一口气,我接。

长着塌鼻的老码头长张开嘴呼吸,转过头看人,半天回不过神,你,你不像他们,不怕?

俞杉哼了口,朝着绿色大海,人间得回来。码长的头有了点哆嗦,赶紧转向大海,绿色海,此刻平静,安祥。半天,俞杉听见他说,我替他们,感谢您,俞老师。忽然一阵小波荡到码尖子,码长借着看景,点头。

上月,有个突然去世的作家,他请求海葬。

头三天,一个刚会跑的小孩,害了肺炎,她妈妈跑遍大连市码头,最后见到我要下跪,我只能看。

这半年一共有海葬请求的,总共200人,一共是二百口子,和咱们一样的,人!但是他们都没能宿愿。我这里,是真不好受。码长退了退,看远些。俞杉看了他。

上边派下任务,但是执行困难,这里有公有私,论私,你说,啊!谁没有个亲人,他们是愿意入土,是愿意一把消失在海里,这都是最严肃,最应该谅解的大事。你们都有船,大的,小的,承接人,可钓鱼,可游乐,为什么,到底为了什么不能,承接和我们一样的,人。俞老师你别笑话我这个糟老头,我并不老,但我若有船,我接,我是看不得,看不得。

俞杉这时早看住他,一动不动,在海风吹下,他不晃,只看。

回来就是晚上,妻子端饭,摆盘,都像闲聊,就是不知道他这一天天,都在忙些什么,咱们可还有那压身重的50万啊。你到底知不知道?最后俞杉在那盘肉茄上边,看到妻子头上多了些纹纹,接着耷拉下眼皮,端起米饭,妻子叹着气坐回对桌,边吃边说儿子也打来电话,说在大学愉快,刚加入文学小组,在校刊上发表2只小说,让我务必告诉爸爸,你这……你在这还这样子?俞杉最后说了一句,啊我都听见了。

你放心,钱的事我办。

第二天俞杉上船走了一圈,最后确定就在船尖尖,就在那里,摆个祭台。他这船小,他发股狠,连连地走,找一个既体现庄严,又不让对方感觉怠慢的地方。很矛盾,但这是事实,他船太小,他能力在制约,他剥除他精神一面来添加。他走的细,每走一步俞杉总试风,哪里大了。是海风,阻不断,怎么办,他走到全船体面地——船中段,有块小的栏杆,原来是做观海,许多奇鱼钓起的地方。从这里望出去,家属支持不住,可以有栏,他让他半身塌到海上,一股强风吹得俞杉拐了个大弯,他想这不行,还得保重,那边也惦记。

往前走,他走到的是船尾,他就走那段三个台阶的梯,他骤然发现这里也有风,很微。果绿地毯上就是一片灰海,他感到开阔,新鲜的、旷亮的空气,一下子吸到肺中。他这时想看了,才发现这不是船头。这代不代表不是在尊重!?俞杉害怕,这一时很怕。但是这是整船惟一的,最适宜的告别地——风因船梢的陡,直接切断烈风,留下生命样的鲜,他们的心会好些的吧。

俞杉选择在这时闭了眼,没有码头噪,没有海鸟,他忽然想到这又是深海,到底是在这里,在那里?俞杉一时头发昏,刚才的一点庆幸,瞬间磨灭。再睁开眼,往更远处看,他看到妻子秀萌在说,儿子玉霖,他再一潲海平面,那种巨大的可吞人的蓝,张着,他还得从这里自己去找。

再回家他告诉妻子秀萌,我还是当一阵儿老渔民,那点在碌对岛的经验还行!先干上两年再说。秀萌还能说什么,给他摆上夜菜,热了好几遍。

这是97年,俞杉回忆那就真是个傻子。带着十个人八具骨灰,草草上路,草草送行。俞杉把船开到块海,比他出海近,离岸远。再稍微往前一点,他感觉更好,水深,岸影消失。

但是没有像样的祭台,一块透明有机玻璃板,架在下船口的扶栏,几人稍微用力,这板就斜,黄菊花,野小雏菊扑扑地掉,哪能隔绝得了失误,大家都在发疯,那块板儿发出让人害冷的声音。有些更圆些的花瓣,从此虚无缥缈,有的转了个圈,又扑向他们,脸上总抹不开,也没人记得推,风又是顶风,就带着。亲人的骨灰,有褐的盒子,有发淡的黄木,伴着无味的菊,相继发出一种不知名的清香。直接扔海不允许,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听没听到俞杉在指导,一下子纷纷倒海,场面如同施工地,漫天的干净灰,很熟悉,就像平常和面前的干面粉,向天罗张蛛网,簌簌又降落,有很大一部分,呈现了圆幕,罗家的姨,郑家爹,黄家小的儿子,梁家妻子,白家躺了4年人,成团,成绛,成为一家人,再次回到李家,张家,戴家,孙家。脸上又都画了层,和上她的泪,做了顿饼啊,饺子啊,雪白的大蒸馒头。

有小孩的没有顾面子,从撒骨灰开始到结束,小嘴咧着叫,俞杉也没看到她家大人相劝。

俞杉的首次海葬很失败。

接下来的时间,俞杉都在接投诉电话,直接汇到民政局。上边一边体谅,还是告知俞杉你这样不行。不能光凭一腔热情,办事也得有始有终。这都是锥子,深深扎到心底,最后在从那钻透,俞杉不论面对面,还是在接领导指摘,都没有话。

秀萌仿似看出点什么,从那以后上菜,基本上能看着俞杉脸面,来布置谈话继续的内容。

俞杉请一周假,带上煎饼,大葱,甜酱,开到那块深蓝。看了会海,给母亲下跪。腿接触到冰硬的舱板,他说不出话,两眼如同呆子,不停地眨。大海在动,船也动,有一个人型,他感觉不到海,他听到些小孩子哭声,他四面八方地看,没有什么。他起来以后发现,周围全是海,渐渐包围,渐渐下沉,渐渐还原。

可是等他再回码头,原先的不让了,他船经过白事,不好,大不好。俞杉换码头,告别艰难进行。晨练的人说像成天见海市蜃楼,雾晃晃,这成么事!商业码头劝退,温言温语。俞杉都尽量让每一位走好。

“人生太短暂,太脆弱”,俞杉就拿这一句做保,保他每一个人。

人的灰每天都集棸,就在那种发苹果绿的甲板。现在,除去俞杉,也根本没几人,他都让他们早回家,多陪家人。照料这条老朋友的任务,滞后的,都由他来做。他就每天认认真真扫,灰轻啊,有老多时候它就飘流,有些它反而不到海,它绕,先围着俞杉,扫帚一起,几大片没处理透的骨头灰,升上来,挂到俞杉胳膊,他不吹,叫它自个再掉回去。有的就喷到了海里,这时俞杉都注目一会,一长会,表情淡漠,他心那不说。他鼻子先闻到一种味,不是九月炊烟,但是潮,他想他是不是就是撩草。怪罪了么?掉到海上的,哗就涌走啦,他想再看一会儿就光是发绿的海了。

在这期间,俞杉接待过个女儿。也是他主持过的惟一一个单人葬礼。那个女儿请了所有的亲戚,让最终能安稳坐在船的人,都看了部电影。她的父亲就在里边。出生在泉州,读书在江西,工作时他有焦急,他的忍,最后渗透在一场出不来的病中,他得了抑郁,最后选择自杀。女儿写了很长的祭文,人们最后还都坐着,从各自远方向,一秒不漏观看一个人的一生。然后看着亲生女儿洒下去灰,俞杉离得近,他破了例,最后阶段稍微前了,这样,她父亲实际是看着俩个人,送了他。俞杉眼里那段灰,比其他慢,应该在一块船舷拐弯,但住,女儿余光漏下到这,开始焦急,俞杉没有别法,这是人的性命,只能送,就破例吹了吹,一股风小,带不动灰,太阳直射过来,那阵灰显得更加白焦,一些裸露在表面的,让近的人一眼看出窟窿,一些烧残点,女儿觉得父亲此刻正在受罪,暴晒也不应该出现在这,就这么看了看俞杉,他给她个眼神。

“我这一生,几乎对人,没有特别对不住的。但是人嘛,到这步,不能说这话,也应尽量想,是不是还有人是我没记住……我可以走了,由此告别诸位”。

俞杉接着和其后的人,都陆续听到了人名。海风突然变厚,俞杉选择偏一偏头,到底有两三个人,非常动容,为不让人看到脸上,马上掉转过去,俞杉对面,舷窗外边,那海已经高上来,这几人和海一起摇晃。

那股灰就走了。

摇摇姗姗,最后很从容,拨几个小头浪,幸未逼散。在深海蓝映衬下,恢复了线灰,幸未逼散地走了。

海葬费用不高,一场下来花不了两千元钱,但也有十分为难的人。

有一回,一个半高个男人,就站那个简约的祭台,风从海上刮到了裤子,他的脚迈不走,身子拐来别去。等到所有人开始上船,都散了,他破着阵烈风,才到俞杉跟前,小声地问,他钱不多,能不能给半份。俞杉转眼认一认,倒回来,从那祭台拿了全贡,一分钱也没收,他手接的冰凉。

当地有习俗,说是小于长者的先死,是不能进入墓地,所以为孩子举行海葬。俞杉换船前,记住个父亲,儿子19月大,他全程抱住降解坛,最后是几乎掰开的手,由家属替代夫妻洒海。等人都渐渐走光,他找到俞杉说想说一说,俞杉留下了,他就这么对着俞杉坐了半个钟头。最后再由俞杉把他送了下船。回来朝小孩子走的海看,这块海因为已近岸,都不像海,是地,干地,他儿子是坠楼,离开这世界前,那屋有他爸爸。

送人仍在继续,转机也即将到来。2012年后,政府在大连港,专门建设了海葬专用码头,俞杉从此再不用四处地找。各项补贴下渗,俞杉每天都在接电话,实在忙不过来了。

有一天,俞杉照例上船前站直,用眼理同事肩章,比前更加洁白的工服,因为多了15个人,太阳照射下,耀得俞杉刚开始一片混沌,他欣慰。转向海面,波涛小涌间,他觉得往远看,能见到种海市蜃楼。咽几口海气,回过头,白色降了温,俞杉鼻子那发酸,在这一丛人墙中,有他儿子玉霖,妻子秀萌!每一个人的身体很直,俞杉身子动了动,朝着所有的人,重重的大低头,鞠躬。大家谁也没多说,点头致意后,挪开脚向,冲岸边等待的人们看齐。

六年后,中国船级社批准俞杉建造海葬船。俞杉那晚很激动,在灯下,秀萌在想白天,有一本书正在打开,是一页一页掉下到海中,秀萌一边听俞杉说,也总在想,这是不是有点……是不是应该让一本整书掉进海里。那是位在世时的名作家,印满字的书秀萌这时觉得应该就是小说,他的子女撕书时,手颤的点,渐渐和灯下一双手重合,秀萌最后一惊,那是俞杉在说,他将亲自跑到广东,将船开回!

最后玉霖跟着俞杉,经台湾海峡,遇上第5号台风怀沙。那一整晚秀萌不能睡,最后电话没了信号,俞杉最后通话说很累。电在天上打,昏黑波在船帮,在船梢,挨近高灯光下,镌滚银箍,更像亮了牙的狂兽,抓起船摔到海上,俞杉的头被磕破,玉霖头发扬高再扣到头顶,像碗沥青,咽尽咸水,糊在头顶,再顶着重力上升,父子的脚底都太轻,飘飘的在云上,俩人都想呕吐。

秀萌一夜没睡。

骂过,最后骂出声来,说俞杉别人都为什么能不管死人事!你死了再让谁送!啊!?死俞杉!

第二天清晨秀萌就接到了电话,她想的有一半是真实,俞杉说好着呢。

几天之后,俞杉和玉霖,将船开过南海,东海,黄海,渤海,最后安全的,毫发无损的,将中国第一艘海葬专用船带回大连。他仍选择在这块养他的地方。

每天,俞杉第一件任务,是提前上船,比所有人都早,他擦船。从一根栏杆到另一根栏杆,这种海葬船极其大,来回绕的弯也开始变多,他提的水桶就再让它沉点,装上满水,擦一遍后马上用块净干棉布,迅速吸收,这样当太阳下来,没有像汗碱样的圈。等要到祭台时候,人基本陆续到齐,他们一起开始搬花。就在船尾,设制了黄锦布,闪着光,铺平后,俞杉往往再站会,其他人低头择花,去掉没开苞的,他们常选的细,那种有绿皮的舍。俞杉告诫一定要让菊盛开,不能潲白,不偏桔汁黄,盛开着,在芯选有绿的,生命要在里边。如果家属执意,他就更换,那就是白菊,他选雏菊。在无人监督下,双手接过,腿和腿没有缝隙,黄色菊花在雪白手中,被虔诚地抱,中央贡桌,什么时候都是圆,外边一圈绿叶,像凤尾,里边尽菊,每个间距是3厘米,里边是发黝黑的叶子。海在旁边,绿水波涛,俞杉觉得他在做一件正事,比一切重要,比一切深,比一切实。

他就是五月踫见的张钧。

起初俞杉以为,这个高个老人,是想选择简易贡品,见他只站了一小部分,在那个码头上边摆的贡桌前。俞杉便依旧料理这边上船的家人。那天天好,下了场劲雨,换了个顶蓝天,一会儿就赶过来白云,俞杉告诉该走那边时,偶然抬头看见,才想起再上那边看看,果然,那位老人没走。

这场葬礼维持了1小时,一场礼,送走了3位家人,是场空难。俞杉给家人们,连夜折些纸鹤,整罐的骨灰匀到海平面,家人们一扬手,一些鹤就落下了。

红的,绿的,黄的,紫的,没有灰色,也没有黑鹤,白色也没有。纸鹤子抛海边,一湿,翅压下了,所有鹤都原地打转,扭了会就都往前平移,底下更大的波拱鹤子,鹤也没打开翅膀。有的扔的好,一开始就平开,波再涌它就像飞,都静,都朝一个方向。有枝很大的白菊花,掉下来了,罐儿顶的红菊黄菊挨看。白花飘,那段白走不了,茎杆子出来胶一样,海水再厚,冲不开,挫不掉,依依随随。

俞杉哈了口气,天上的白云不见了,他一低头,对岸恍恍惚惚,是那个老人。

他下船时那老人其实也在,两相一对眼,就过去了。俞杉回到码头,坐回屋里,查找资料,这一周没有类似记录。晚上到家,妻子儿子说今天有点累,随便买的便当,俞杉吃的比平常慢了。饭后俞杉就坐到了书房。

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呢。俞杉听见后看了看屋,很安静,非常陌生。他记不住这是一周里第几次回家,就觉得这屋出奇的大,比原先大起来。但是比那个海葬船,无疑渺小,是太渺小的了。那个人,这个点,更加小,这么小的一个人影点,在大海边,却每回都让自己给看到了。他没怎么动,俞杉这也并没有登记,他不是没有原因在等。就在几乎擦肩的距离,他那双眼很令人恐惧。俞杉见了七千多具遗体灰,见了一万多双眼睛,没有不愁的,但是这种眼是恐怖,是在害怕,他也在对边那害怕着什么。

第二天,第五天,到了周末也没有记录,但是那个老人成了常客,几次都是错肩,俞杉不便多问,回头再看看。

五月最后一个星期四,天下起大雨,非常罕见,有雷了。俞杉这一天没有业务,整理文件时往窗户外边一看,就是那只大船,它在淋雨。海面继起巨浪,他有些怕,多看了会儿,冒雨他跑到外头,上了船,伞边掉的雨声像炮仗,他皮鞋瞬间湿透。他进舱看看祭台,关了一圈玻璃扣,晕晕乎乎的又下来了。在口岸能站得住时,他在粉色白条纹的伞房子下,看着上来下去的船,还是有些担心。

在屋里整理归档到五点钟,同事走得就剩下他一人。他听到一种蛐蛐叫,但是他纳闷,这海上空阔,再说又是雨天,哪来的树里的虫?但是他就分明是在听,那种古老的铁哨,一群发着声,头低后高,迅速消失,像隔着层雾散了。俞杉过去住山跟常听,他心思像梦,极不真实又恍惚。俞杉转头,还是那间屋,墙上挂着锦旗,地面很干净,窗户外边只是海,不下雨时平静,此刻略微强量了些。俞杉继续看到在下周,有离世的音乐老师,有开挖掘机师傅,有张表格备注,是不是能在葬礼上说一说,他们是死在同一种车上——俞杉感动,他们是极其信任着他。

他翻过去一页,俞杉听到了木头棍声,咄——咄——咄,压过了刚才奇怪的蛐蛐,并且很近。他往斜门口一看,窗户外边,那位熟悉的陌生老人,他来了。

窗外,码头又播放音乐,俞杉起身前朝窗户,就在他后头,一看,再站起来,就像很重,他支持着他身子,那种寻找星星的歌随着他,他就走到了门口。老人也听见了,门开以后,没朝对窗看,就进来,步子不慢,坐下了,白头发和拐头——一个大雕,隔不了多远,他眼略滑了那个窗户时,俞杉在给他倒茶。

奇怪的是,老人身上很干,但是俞杉没问。他穿着个红夹克,从黑里晒的红,不实,不落儿,衬着阴天,麻麻花花里俞杉觉得湿,能挤出水。里边就是个开领,砖红,这红就比外边轻,虽浅但踏实,有人给他水洗过不止几回。但是他眼神,俞杉坐得安静,他能看出来,他现在是贴着那边,那边的人了。

他先低头,想喝一口,嘴落到杯子边,才抬眼看的俞杉一眼,眼球已经泡白,马上就要滚出,在最后一刻瞅住了俞杉,整个白眼球更加混浊,然后他笑,惨惨地,一笑,喝水的头就像鸡叨了米,在这个安静的屋,俞杉很意外,听到了杯子踫撞上个什么东西,叮叮了下。

俞杉看着,就只看着,然后等。他转向窗外,那里,雨天停了,他看到些微的光,刚开始从船头,他一看到就跑,他再想看时,天又青上来,一只只远船在海上飘了飘。

方形窗户里边,中间桌子堆着文件,不高,有绿皮,有蓝皮,更多的是白色。这边的俞杉眼白上云,那是天上,但就一会,他眼睛里有了点子太阳。这边老人才能略微的,抬起头,也看向这里。大海是变化的,就只这一会儿,就又不是刚才,夹了点风,但投下不少阳光点子,没掉到大船,几只带色儿的小汽艇,上边有了人,陆续上船后,太阳待住了。

老人缓慢地在转头。

他一整脸到俞杉这前时,他脸上没有光线,阴青的,倒是俞杉,从他右脸,就从眼眶底下,到嘴角,有道剑光。老人全回了头,眼睛还没看他,盯着桌子,俞杉这时试出来,敝头盯了盯光。一束更广更阔的光,从他眼下出来,直线射到了桌子,中央摆的碗嫩睡莲,还没有花苞。

我……哎!是我,就是我,啊,在去年,哎?哦那可能,可能是前年去年来着,反正是在五月,我杀了我妻子。嗯!就是我杀的。

俞杉心那撮了又松开,因太快,神经颤着,倒引起点沉病,他胸部忽的一小疼,就滑蹭过去。他嘴刚能张开,电话响了,他看那个电话,显得非常稀奇,甚至带点厌恶,这种表情被老人都看了。

最后他皱着眉头,拿高话筒,一直看着对桌,有点奇怪但不瘆人的人。啊……嗯,嗯嗯。知道,我都知道。行,我记着,啊!啊?啊。俞杉放下时,老人显得有愧,在雕头上点头,左脸飞了层红。

俞杉递过张纸,老人不要,又原路推了回来。窗户进了股风,老人手刚离开白纸,呼——从俞杉眼那,划了条银白线,走了。

晚上回家,俞杉饭后就到书房,那盏灯黄着,秀萌从门上窗户看,都是他低着头,就没在这晚让他睡卧室,过一会抱着床被子,送了进去。

俞杉都没发觉。

儿子在外间,他今晚挪出来,为杂志社写篇真实计划,秀萌来到这间时,也看到一个灯,在玉霖头顶着着,叹出了一声,玉霖好像是听到,但他打字。

这场葬礼只有一人,老人。

写完流程表,已是深夜,俞杉在这里休息。

葬礼初步确定是在下周五。周五,周五,是张钧遇上她的,他又在五月谋杀,她说过的?没有?

俞杉的对楼,高一层,那个边角,屋灯又开了。银的,在夜蓝围中,是段水银,有个大顶灯,方形。吸灯外边,有个高架子,格子间,放着……俞杉眼睛眯,酱油?油……

我是没有……真,真的没有了办法,法子。老人嘴角渗了口水,他连吸回去,从嗓子尽头喷了声,像是一字。手就抖个不住,他的愧疚他没想到在这里,出卖了他。以后,他头再没抬过。俞杉此时再听,都像念经,在一段没有头的,发黑色的,一种窒息的巷道,他想出来,他有时感觉这是不是他在编造。这实在是治人。

她是美的,但在变化,我不很想念她最后的脸。俞杉接着就听不到了。

这时对楼的灯,换了下半夜,桔黄色,更亮,俞杉疑心这家人。他们到底在干着什么。绝症,40年,2年,有花园的屋,结婚,桌子摆满的糖果。

他看见他了,那天有太阳光,光线在他喉头停的多,少一点的就是胸脯。灰大块杂细白条纹,光从胸到跨,都刻了个怪,刚从刨花机上掉落的,木头都不是以前了。她的下巴,在段锯齿开始的地方。那时他眼神也呆,半张嘴,想说不说的,眼睛倒大,可能从余光里看住她,但是俩人一齐走,朝前。

只给了1年,整一年。

她实在是受不住。实在是受不住。

先是一块,但我就是死不了,再往后……就是勒,就是喝,但是最后……

天亮了,俞杉都清楚了。这已是两年以后。完完整整,安安静静。

那天的确是周五,五月的第四周。从那天的开始,天就逐渐在变蓝,逐渐的,先从大西头披了段白云,横着,碧湖里出现的冷月亮,俞杉想起前晚,他站在窗栏,也看见了。今天这股白天的月亮,有许多人在看,俩个。

大船开着,像只小船,今天变绿的海,有不少大的波纹,在这船以外,俞杉先看见的,后来才发觉,正从船底,汩汩赶出些薄纹,都向正北过。张钧就从开始,就站到俞杉身后,上船前想呕吐他说,现在站着,俞杉也从没大听见他再说。就是俩人也是仪式,俞杉更多时候不多话。

张钧由此一站就是雕像。

他先说了,也没让葬礼显得特别肃穆,他在说那段波,大的,还回了回神,俞杉就早往那个方向看了。

那个浪真大。

俞杉甚至笑了笑,但是抿着嘴的。笑完他也没听见他再说些什么底下的,就低头看自己,一双皮鞋,裤子上的黄杠。换回副知道滋味的脸,再不怎么愿抬的。

张钧头上,就是在那——他左额头,吹起来了,他也半笑,露得发血白的舌头,银丝网下,架合合子个头,想起往半天看。很多海鸥,白剌剌的,在船顶子上绕,也有哄散的,接着原路再转过来,又被老人发觉。

俞杉也感到了奇怪,往天上找时候,他闻到味了,是段骨灰,从那边漂来一线,才记住一只大点的海鸥,俯冲升高。他认出来,这不是他船上的。

他把降解罐上摆满了花。他让一朵白玫瑰,挨紧康乃馨,两枝,在枝枯腊梅边,张钧放了三四种不知名的,小花。俞杉先拿的,手一摸白罐子,他听到一个掉在地上的风铃,就一个,他就一顿,那串玲就连成片。俞杉没回头看,趴到罐,花还是花,没有什么。什么都又没有。

远处,大型货用码头上,高大的起重机,红的,绿的,架在半天,底下汹汹潮水,上边架子安静。一只很大的海鸥,一只小型鸥子,想过来,张钧是有了点紧张,俞杉有经验,鸟不会食人,张钧的脚咄咄地。

洒骨灰时,张钧抱着瓶,得走下两层楼。在最底下舱,地板仍是果绿颜色,他在他旁边,站住了,屏点呼吸,就冲前边深海看,他想起一些人。有个穿花蝴蝶纱的,她旁边站的儿小,绑俩条细长麻花辫,不喜看,头老往船舱里头别。一个穿深黑紫的女人,往她孩子这看,再在她这边以外,好像还有个女的,头上身上裹得严,两手捧着罐,从旁边下水的罐上,看着这罐。

张钧的手粗砺,像刚犁的地,又不是刚才那只,白淅。一根绳,勾引住罐两耳,罐不沉,绳子坠的一垦一垦,和海还剩半儿时,太阳光晒那枝干梅,罐继续下沉,光线扯动,烘到海气上的射线,像段梅香,倏忽就没。等将要到海,罐子不像从前,让坛浮着,是啪地墩到海上,像接了个硬桌,坛底儿坐了坐海面,呯了几陡子水粒,海水又平静下来。

船在西去,张钧站的直,又撑着杖,在俞杉前边,就像个小领导。船一直雄伟,白色的主块,勾勒陀大奶油,在海上不化。张钧一开始在家心思,这罐和电影上一个样,飘飘就走远,后来撒一路末子。可是当他当真这么做了,罐子是垂直的,就这么垂直地下去,到不到深海,他都不知道,他也没问问俞杉。

这么些年,俞杉也记着这个人。

他从这个人以后,对船做了些改变,在船一开始,就是让人看见的第一眼,从两边,都让它开起花。摆了三五层,紫色,黄色,蓝色,粉色。都摆满,中间是走道。

但是这么多年,俞杉要想起那蛐蛐了,就找找他身边,看看妻子秀萌在没在,好好讲一讲。这个故事其实很短。

她不是想和他一起到那边的么。

秀萌常问的就这一句。

俞杉眼前,嘴上想说的,都也一句,海得向前。

这是他最难忘的一次。就说在这一次上,他就想和他儿说说了,玉霖,以后就不要再写我,这也是个事。

等俞杉下次,再下次,他站到这船上,太阳光还是会贴近,擦过去,离开他。海鸥也可能要有一天以身试法,要食人。他想那时张钧也在不在世上。

还有那罐藏好的蛐蛐。

再次来寻我

短影评

留言
回到顶部